您的浏览器不支持flash播放
more

广州国发“炼金”

发布日期:2017-09-28 作者:admin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组建成立约2年后,广州国资发展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广州市属国资第一个资本投资运营平台,运营成绩令人瞩目。

该公司规模从刚组建完成时的534亿元增长到642.5亿元,净资产从284亿元增长到317.9亿元,累计达成投资协议200亿元,完成投资150亿元,管理的市值从330亿元增长到约550亿元。2016年,广州国发入围中国企业500强,位列2016年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第155名。

不过,业界认为其先天即有优势。2014年9月,广州国发初步组建。广州市委市政府将广州发展集团和珠啤集团两家整体上市的集团本部合并共同改组为广州国发。

组建方之一广州发展集团主要从事综合能源业务的投资、经营和管理,是广州市国有资产授权经营机构。旗下拥有包括广州发展实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电力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市燃气集团有限公司等全资、控股企业30多家,于2012年整体上市。

珠啤集团则是一家以啤酒业为主体、以啤酒配套和相关产业为辅助的大型现代化企业,旗下为珠啤股份。2015年6月,其100%股权划转入广州国发。

“由两家整体上市企业合并组建,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通过国有股权的大归集搭建资金统筹配置的大平台,推进国有资本大运作,实现国资国企大发展。”广州国发总经理高东旺介绍。

他表示,广州市成立一家资本投资运营平台,一方面,实体企业需要引进社会资本,中间载体不可或缺,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需要类似的平台将资金引入实体企业。广州国发将承担载体和平台作用。

根据广州市委市政府对广州国发的定位,广州国发将履行的职能包括:国有股权持股平台、资本运作管理平台、战略投资发展平台以及公共资金增值平台。

所谓国有股权持股平台,即其将通过持有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的国有股权,最大限度挖掘和提升上市公司股权价值,提高国有资本的回报率及证券化率。

资本运作管理平台,即广州国发需发挥资源整合、投资引领、杠杆放大等功能,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国企重组改革,推动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

战略投资发展平台即广州国发将参与投资效益好、带动性强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优化国资产业布局,同时代表广州市政府积极参与重大生产力项目的投资布局。

公共资金增值平台则指,广州国发需要盘活市本级公共资金,管理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以提升资金效率,探索运用公共资金加快推进关系社会民生的市政府重点项目建设。

广州国发的战略定位颇为吃重。

初登舞台

广州国发初登市场舞台便极有魄力,其连续在公开市场上大手笔参与广州市属上市公司定增让市场耳目一新。

在组建完成的约2年时间内,广州国发先后参与了广州友谊、广州浪奇、白云山、珠江啤酒、岭南控股、广汽集团、中国电建等多家国资上市公司的定增计划,并在多家企业中一举成为重要股东。

广州国发第一次在公开市场上现身,是在广州友谊的定增方案中。2014年12月5日,停牌3月有余的广州友谊发布增发方案,向广州市国资委以及广州国发、广州地铁等7名特定对象发行不超过10.6亿股,募集不超过100亿元,用于购买越秀金控100%的股权并向越秀金控增资。广州国发在此次定增中出资25亿元参与认购,认购金额仅次于广州市国资委。

与广州友谊仅相隔20天,在当年12月26日广州浪奇披露的定增方案中,广州国发再次出现。广州浪奇发行7655万股,募集6.5亿元,广州国发出资6.3亿元,认购了其中的7420万股,占认购总额的96.93%。通过此次增发,广州国发在广州浪奇中的股份达到14.2%,成为广州浪奇的第二大股东。

当年7月,珠江啤酒公告以定增的方式募集不超过48亿元,定增对象包括其时刚刚担任控股股东的广州国发、第二大股东百威英博以及员工持股计划。广州国发投入了不少于25亿元参与这次增持,而且还对定增“包底”。即广州国发的认购数量将是以总认购金额减去百威英博和员工持股的金额确定。

“迄今为止,我们一共投资135亿元资金参与定增,在原来的广州发展股份、珠啤股份基础上,再构建起“2+6”产权结构,即2家控股上市公司,6家参股上市公司,国有股权持股平台初步形成。”高东旺介绍。

能频频参与上市公司定增自然有其理由。

“一是广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希望广州市属上市企业在定增的时候,广州的国有资本运营平台公司优先参与;其二,是我们可以为上市公司发行价格和数量进行兜底,彰显了广州市国资的实力和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的决心,这样能够增强资本市场的信心和市属上市公司在引入战略投资者时的谈判能力,广州国发是在为广州国资整体的资本运作保驾护航;其三,有的企业,比如央企中国电建定增,是通过市场竞争的方式进行,央企希望选择有协同效应、竞争力和未来具备战略协作关系的企业参与,广州国发旗下有电力企业,在市场上形象正面,又有平台优势,我们被中国电建选中。”高东旺表示。

广州国发参与这些上市企业增发,通常是协助其进行资产重组、结构调整或产业转型升级。“一方面增强政府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力和话语权,另一方面增强市场信心维护提升上市公司市值,在上市公司整体实力和产业投资能力得到进一步加强的同时,国有资产也得到了保值增值”高东旺介绍。

构建基金群

“培育企业发展生态比关注单个项目更重要,建立科技创新支持体系比一次性奖励补助更重要,构建长效伴随企业成长动态的机制比静态单向服务更重要。基金模式既是引入社会增量资本,放大国有资本的重要手段,也是新一轮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工具,因此广州国发目前正着力构建基金群,构建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生态圈。”高东旺表示。其目前正打造的基金包括广州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科创基金、绿色基金、并购基金等,计划基金群总规模近千亿元,并能整合优势资源,搭建产业发展生态圈。

据了解,广州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规模为5亿元,全部为广州市财政注资。财政设立此基金目的在于支持广州市中小微企业发展,缓解这些企业各类融资问题。

“这支引导基金具有财政净收益让渡、股东回购和协议转让、强制跟投、决策权限下移等创新亮点,目前已吸引20多家国内知名管理机构参与子基金管理人竞标,通过市场化方式吸引社会资本,将形成超过20亿元规模的8-10支子基金落户广州,年内至少实现6家子基金落户。”高东旺介绍。财政将引导基金交于广州国发管理和运营,但并不强制其投资某个具体项目。

“政府的管控措施是设定战略投资方向和投资模式,投资模式即70%通过子基金投资,30%为母基金直投。但到具体如何选择项目,如何决策都交由企业市场化操作,我们的基金管理团队亦全部为市场化招聘,我们也强制要求团队对项目和子基金跟投。”高东旺介绍。

机制的灵活决定了成效。

与中小企业引导基金运作方式类似的是,广州国发正与科创委下属承担政府服务职能的广州科技金融服务中心共同发起、联合证券机构、商业银行等设立首期规模11亿元的科创国发母基金,该基金定位于服务广州科技型高新技术企业。

“政府机构和部门希望精准寻找到做优做强的企业标的,而我们将以市场化的手段,将资源导入到有需求的、符合标准的企业,将企业的产业链条做长。”高东旺表示。

广州国发希望科创母基金吸引超过100亿元的社会资金规模,并将设立国内领先的种子、天使、VC、PE、并购子基金群等。更远的规划是,依托众创空间、孵化器、加速器、科技产业园等创新创业载体,打造科技金融发展平台,将可以服务500家科技型企业。

“这支基金未来争取推进100家科技型企业进入多层次资本市场,优化广州科技企业的投资——创新——发展产业生态圈。”高东旺介绍。

绿色基金则是广州国发为支持广州市的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设立,初期规模为500亿元。广州国发出资24亿元,会同8家广州市属从事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这8家企业包括广州地铁、广州水投、广州交投、广州铁投、广州港、珠江实业、广州建筑、知识城集团等共同出资40亿元成立母基金。这相当于上述8家企业至少出资1亿元,然后再邀请保险机构、商业银行等各方资源构建绿色发展产业投资基金。

“这8家企业都是承接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有同质化趋向,基金的设立能帮助他们在承接项目和项目实施的时候,既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又改善资本结构,同时以市场化方式丰富发展手段。”

并购基金的组成方式亦与绿色基金类似。广州国发拟会同8家国企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筹集资金30亿元,成立总规模达300亿元的国内国际产业并购基金。

这支基金设立意图单纯,目的明显。按照“闲时保本理财、需时战略支撑”的思路帮助合作方围绕上市公司主业,对关键性和核心竞争力强的产业链上下游优势企业实施收购兼并,扩张产业链上下游,搭建市属国企联手“走出去,引进来”的服务平台,因此其运行法则亦简单明了:谁的项目谁担保,谁的项目谁负责回购。基金主要是帮助合作方在并购过程中起到资金和战略支撑作用。

绿色基金、并购基金、科创基金均采取结构化设计,有利于进一步发挥国有资本的引领带动作用,更大比例的撬动社会资本,引进保险机构和银行资金,服务广州社会经济发展大局。

一面多种手段扩张增量,一面,广州国发盘活存量。

激活

广州国发的存量来自于两方面,一是拥有的作为组建基础的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资源和AAA信用评级优势,一是待盘活处置的存量资产。

广州国发认为资源归集大有益处。

“公司运营约两年,发力点之一便是归集的资源。只有将资源归集才有发展空间。”高东旺表示。

换句话说,广州国发能将上市公司的股权再资本化。

事实上,一方面借助于上市公司股权资源和较高的信用评级,广州国发在没有新的财政投入情况下,采用各种办法,比如发行私募债、公司债、超短融等市场化的方式获取较低成本的中长期资金,另一方面通过存量资源盘活、资产证券化等多种方式解决整体资本运作的资金需求。目前,累计达成协议投资金额超200亿元,并撬动800亿元投资规模,让国有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在发挥平台作用中,广州国发更侧重于协同市属国企,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发展和地方实体经济建设,例如广州国发目前的投资中98.9%投资于国有企业、91%投资于广州当地,在广州市国资委33家企业中,广州国发已与18家形成了股权关系或基金合作等。”高东旺表示。这与市委市政府赋予广州国发的功能定位也是一致的,有效地实现了政府的战略意图。

这意味着其激活了沉淀的股权资源,并尽最大可能放大市场效用。“资源归集后,不仅现金流形成聚集合力,且企业负债率降低,抗风险能力增强,我们能更有力量支持旗下企业进行重大产业投资、并购、转型甚至退出。”比如其大手笔参与珠江啤酒定增,支持其并购投资,推动员工持股,最终实现升级转型愿望。另一方面,其在组建之初以最快速度完成了下属5家“僵尸企业”处置,每年减亏约300万元,缴纳税金15340万元,清算净收益39506万元,累计分配回的剩余资产88015万元。与此同时,其积极梳理闲置土地、物业资产等。比如将闲置的地块交与地方政府收储,将持有的物业进行盘活等。完成后预计将回笼资金15亿元。

此外,其在处置剥离各类资产时,将与上市公司业务关联度较高且经营良好的优质资产股权适时注入上市公司,这进一步提升其公司的资产证券化水平。

虽然广州国发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但在背后实际运营的确实个“小团队”。高东旺介绍“广州国发目前整个团队仅有45人,按照“小机构、大运作”的思路搭建架构,实现高效运作”。其风控亦可圈可点。据了解,广州国发设置了整体负债水平不超过65%的控制线,在完成一系列资本运作后目前的资本负债率仍在50%左右,处于行业较低水平;并通过出资1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广州国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建立防火墙,运作市场化项目,参照淡马锡防控体系,对市场化项目,一律不担保、不增信,确保风险隔离。

其在治理结构上亦实施外部董事过半、外派监事制度,其现有7名董事,其中4名为外部董事,3名内部董事(含1名职工董事)。

此外,其与业内排名前五的知名证券、私募机构、知名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合作,聘请其对具体投资项目提供专业咨询和独立评估意见,提升风险控制水平。

更具特色的是,为防范道德风险,广州国发内部设立有廉政风险保证金制度,广州国发每年将中层干部以上的高管10%的工资收入扣下来做保证金。

对基金管理团队则强制跟投,有条件的子基金团队实现股权激励。“这样我们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有效把控了公司的整体风险。”

未来,广州国发将充分发挥先进制造业加速器、战略新兴产业引导器、广州市属资产资产证券化转化器作用,力争用3年左右时间筹集1000亿投资发展资金,撬动8000亿元以上建设规模。

“我们将充分发挥广州国发作为广州市国资委市场化抓手作用,充分发挥国有经济在城市发展中的支撑,引领和带动作用,不仅要创造价值,更要撬动国有经济的整体价值。”高东旺表示。

(摘自:9月25日 国资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