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flash播放
more

国资委:下一阶段央企重组不设时间表和数量目标

发布日期:2017-09-07 作者:admin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继宣布神华和国电正式重组合并的重磅消息后,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30日下午在京召开媒体通气会回应市场对重组热点的关注。

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局长白英姿首先从面上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国资委等部门按党中央和国务院部署积极稳妥开展央企重组整合工作的背景。

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局长白英姿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先后有18组34户央企实施了重组。下一阶段央企重组将遵循市场、行业和企业发展规律,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一带一路”倡议的总体需求,因时因企采取不同的方式进一步推进央企重组工作。“总体上不设时间表和数字目标,成熟一户、推进一户。”

五年来18组34户实施重组

在国企改革“1+N”大的政策框架下,国资委等部门也配套出台了多份文件。其中,去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央企结构调整和重组的指导文件(56号文)成为国企改革从政策设计到微观实施的过渡标志之一。该文件明确提出将“四个一批”(巩固加强一批、创新发展一批、重组整合一批、清理退出一批)作为推进央企结构调整和重组的重点工作,文件还就“重组整合一批”强调了四项关键任务。

白英姿介绍,十八大以来的这五年,央企重组作为国企改革的工作重点之一,“自2015年中国南车与中国北车率先启动重组合并为中国中车之后,宝钢和武钢、中国远洋与中国海运、神华集团和中国国电等18组34对央企实施了重组。中央企业数量从117户调整到了98户。”

在央企重组的模式方面,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在上述18组34户央企中,主要的重组方式包括横向的强强联合、纵向产业链上下游之间、以及打破企业边界的专业化重组三种。

比如,去年实施的宝钢、武钢合并而成宝武集团,就是横向强强联合重组的典型。2011年以来,由于钢铁行业产能过剩,国有钢铁企业由于债务负担重、人员包袱沉重等原因纷纷陷入困境。

重组减少了同质化竞争,改变了市场格局,也同样带来了改革的红利。宝武集团副总经理胡望明在发言中透露,实施重组后,宝武集团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204亿元、利润总额86.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1%、100%。而宝钢股份今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也开创七年来新高,公司利润同比增长58%。不过,今年钢铁行业的业绩整体明显改善。

同样,在其他16对央企重组案例中,无论集团经营业绩,还是业务整合都取得了令人振奋的成绩。例如,国家电投今年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32亿元,位居五大发电集团首位;中国远洋海运2017年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101亿元,同比增长10.3%,集装箱、油品、散货、特种货、旅客五大航运公司全部扭亏为盈。

通过重组整合,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和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不断集中,中央企业的控制力、影响力、带动力明显提升。截至目前,国有资本在军工、电网电力、石油石化、交通运输、电信、煤炭等企业的占比达到80.1%,整体布局更加优化。

不仅业绩提升业务协同,央企重组还有效助力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产能等任务的完成。例如,宝武集团2016年“去产能”997万吨,占中央企业总量的98.52%。在此基础上,宝武集团今年上半年进一步完成压减300万吨,累计已达到三年化解目标的84.1%,全年预计压减545万吨,力争将去产能任务的三年目标在两年内完成。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30日晚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从宝武,到中远海运,再到28日最新公布要重组的神华和国电,可以看出十八大以来,央企重组和国企改革的进程在不断加快。“尤其是2015年下半年以来,重组频率明显提升,而且规模和力度都很大,改革的重组红利已经初步显现出来了。”

李锦还指出,在重组对象的选择及执行方面,“也由过去拉郎配式的重组逐渐向市场化‘自由恋爱’过渡。这一轮实施完成的重组案例,也有望为下一阶段的央企重组及国企改革起到示范作用。”

下一阶段重组更注重效果

“央企重组可不是拍脑袋。”白英姿在采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感慨,尽管看上去18组34户数字很简单,“从酝酿到制订重组方案,再到实施,央企重组的过程真的是困难重重。”

在央企整合的困难中,首当其冲的是集团总部整合难。首先,要考虑机构精简减少层级,其次还要考虑领导干部任命安排,此外还有如何更有效地提升管理效率。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中国远洋海运针对原企业总部分别设在北京和上海的情况,打造了“职能部门(上海)+共享中心(北京)”的新模式。中国远洋海运共设职能部门13个,较重组前减少55.2%,员工249人,减少55.5%。

总部整合完,还有上市公司的重组整合。白英姿表示,“上市公司层面的整合涉及监管政策和资本市场,各方高度关注,操作极为复杂。停牌时机、信息披露、股东大会表决等关键环节都要注意,确保依法合规操作。中国远洋海运在深入利弊分析后,选择了通过资产置换打造4家专业上市平台的方案,为重组成功奠定了基础。”

业务整合是协同效应能否充分发挥的关键。实施重组的试点央企,就通过多层面的实践,探索出了同类业务横向整合、产业链纵向整合、区域化整合、归核化整合等四种模式。此外,央企重组的困难中,还包括如何安置富余员工,保障员工转岗不下岗,以及如何妥善解决债务问题等。

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则认为,“央企重组其实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是今天实施了重组这事儿就完成了。一般都要3到5年之后,企业才能实现各个层面的整合融合,继而实现1+1>2的重组效果。”

对于下一阶段央企重组的计划和重点,彭华岗强调:“央企重组中,数量并不是最终目的。对下半年或下一阶段的央企重组,不设时间表或数字目标。”彭华岗还进一步解释称:“我们下一步将更加注重重组的效果和质量,而不是户数从98变成多少户。我们要追求的是如何让央企的战略定位更准确,功能作用更有效的发挥、如何让央企的布局结构更合理、国有资本的效率如何进一步提高。我们希望打造的是具有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白英姿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下一步央企重组将围绕“五个聚焦”来开展。五个聚焦包括: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聚焦精干主业、聚焦做强做优做大、聚焦行业健康发展及聚焦创新能力的提升。其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成下一阶段央企重组改革的主线。

(摘自:8月31日 《21世纪经济报道》)